分类目录归档:DEVELOPMENT

乌托邦

乌托邦

她来到了一个叫乌托邦的城市。如它的名字一般。繁荣又美好的理想世界,灵魂在此得到治愈,她甚至被这里的完美所感动,甚至想留在这个美丽的异乡,至此终老。 但是当夕阳降落时,她才意识到,那一片繁荣,只是一场真人所演绎电影,演员们脱下华丽的工作服,穿上属于自己的衣服,遁入灯红酒绿之中,有的人跪在路边乞讨,向伪善者要一块吃剩的面包,强盗与骗子们则互相卖弄着自己的丑陋。总之,这里的人们,只要一顿能吃饱的晚饭,便能变得满足,就算要出卖一切。这个乌托邦,彻彻底底的成为一个背离文明的野蛮世界。
当另一天的太阳升起时,饥肠辘辘的人们,继续回到自己的角色中,扮演着美好世界的一员,逼真的演技骗过了所有人,甚至连自己都深信不疑。

这个所谓的乌托邦,只不过是一场骗局。

白天演绎这他的歌舞升平,黑暗中展现它的无尽罪恶。

连一口热水都要被分配,演绎出来的乌托邦的本质,却是一个充满饥饿的悲惨世界。
但每个人都享受于此,在痛苦中做着自欺欺人的梦,
就是让外人称一句理想世界来满足自己微弱可怜的自尊心,便心甘情愿任人宰割,心满意足的度过自己那丑陋的一生。

一个如愿以偿的美好世界代价很高,这个仅有少数人享有的乌托邦,代价就是让相信它的人一生都伴随着痛苦与不幸。深信不疑的下场就是被淘汰与抛弃,或许至死才能醒悟,取代他们的是下一个降生于此的生命,已经被决定好命运的,这个悲惨世界的继承者们。

可喜可贺的是,在她逃出的那天夜里,彗星划过,坠落于这个遍地罪恶的乌托邦。

这个存在于历史中仅仅 79 年的乌托邦,至此终结,结束了它的罪恶一生,与其说是灾难,不如说是对那些自欺欺人的可怜人最好的救赎。

但是看似遍地无辜的受害者,暴力崇拜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病人与他们的冷漠与自私的惯性思维,可以说就是这个逆向淘汰社会的加害者。被篡改的历史,混乱的价值观和各种矛盾与冲突的世界,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一个罪恶滔天的集体,根本就不配被救赎。

拾荒人眼看着马上坠落在自己身上的彗星,闭上眼睛接受着这一切,在他看来生命的意义可能就是在他诞生的那一刻开始,每天都是在等待着死亡,死亡那一刻,大概是他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刻。

他所生活的乌托邦,彗星坠落,这个 79 年历史的,自称乌托邦的城市,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

Sorry

非常对不起

由于我还在上学,最近的课程也是非常紧张,周末也没有休息时间,所以非常对不起,我只能在我每天的空闲时间逐一回复邮件,或者 telegram 消息。除此之外其它联系方式可能会很长时间回复,如博客评论,但是你可以在社区 igco.xyz (详情)中提问。
对于游戏的开发进程只能缓慢进行,我会在空闲时间开发。本来对于业余游戏开发者来说独立游戏的制作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依然欢迎喜欢开发游戏的朋友们一起在群组讨论,另外,我每天还会确保在 https://t.me/igcochttps://t.me/unus_me ) 频道更新一张艺术图片,虽然这不算什么,但这是最基本的保证(暂停了更新)。并且,游戏社区虽然没有推广出去,但是依然有人每天维护,我也会保证至少几年内不会关闭,并且不会获取用户的任何隐私和个人信息,注册依然允许匿名邮箱注册。
最后,还是感谢依然喜欢独立游戏的朋友们,游戏开发者,和期待这个游戏的人们。我永远不会放弃,谢谢你们。

游戏内自然与生物音效系统

音效系统 · 自然音效

我大概添加了50多种环境音效,为了这些音效,我特地在公园观察了很长时间。
说起环境音效,静下心来想,我大致已经十几年没有认真的倾听周围的声音了。
甚至风声,雨声,都没有去留意过。
当真正回想起来的时候,发现了很多遗忘的东西
幼年时的乡村,白天的鸟类,夜晚的蟋蟀,盛夏的蝉鸣,河边的青蛙。
早上的鸡叫,半夜的狗叫,
各种各样。

说起鸟叫,小时候的乡村,大部分人都会认识几十种鸟类。以前的满洲地区,每当农历小满,漫天飞着各种各样的小鸟。鸟儿会随着天气以及时间的变化叫出不一样的声音,但是如今却再也听不到见不到这种情景了,不光城市,就算乡村,再也没有办法见到那种情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