フェミニズム

原稿 ダウンロード(Download)

引用出处全部在原稿下载中

③  フェミニズム とは

女权主义(英语:feminism),又称女性主义,是指主要以女性经验为来源与动机,追求性别平权的社会理论与政治运动。旨在实现一个所有人都能在不受性别歧视影响的情况下行使平等权利的社会,突出政治制度,文化习俗,社会趋势等所产生的性别差异。

④ 女权主义理论的目的在于了解不平等的本质以及着重在性别政治、权力关系与性意识(sexuality)之上。女权主义政治行动则挑战诸如生育权、堕胎权、受教育权、家庭暴力、产假、薪资平等、选举权、代表权、性骚扰、性别歧视与性暴力等等的议题。女权主义探究的主题则包括歧视、刻板印象、物化(尤其是关于性的物化)、身体、家务分配、压迫与父权。女权主义者还致力于合法堕胎和社会融合的可及性,并保护妇女免遭强奸和家庭暴力。

女权主义的观念认为,现时的社会建立于一个男性被给予了比女性更多特权的父权体系之上。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女权运动不是要让女性对抗男性,而是去结束性别歧视,性剥削和压迫。尽管女性权益的拥护者一直主要专注于女性和女性权益,一些女权主义者,比如贝尔·胡克斯(bell hooks), 更强调男性在女权主义中的重要位置。胡克斯提出为达到两性平等的目标,两性都需在女权主义运动中有所作为。

近年来在更广泛的交叉性概念下也受到影响。反对派概念是男性主义。

女权主义的支持者和同伴被称为“女权主义者”。

⑤ フェミニズムの起源

进入现代,1792年,玛丽·乌尔斯顿·卡夫(Mary Ulston Kraft)于1792年写下了“妇女权利的保护”,这是女权主义运动的先驱。

⑥ 在19世纪,组织了妇女权利运动。在许多情况下,这一点被称为女权主义,因为它指的是此后的运动。

女权主义极大地影响了19世纪的运动和文化。在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特别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许多国家都承认妇女的选举权。在新西兰,妇女选举权在1893年首先得到了女权选举人凯特·谢泼德(Kate Shepherd)的帮助(在美国是1920年,1945日本承认妇女的选举权)。

日本著名なフェミニスト

这一时期的女权主义者被称为弗吉尼亚伍尔夫,被泽格蒙德弗洛伊德选中的患者“安娜O”和德国犹太妇女伯莎帕彭海姆。

⑦ 日本戦後の女性解放運動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部分允许妇女参加选举, 1945年8月25日,例如市川房枝等女性活动家在战争前一直在宣传争取权利的运动 成立了“战后措施妇女委员会”,它敦促日本政府和GHQ 使女性拥有选举权和政治权利。在此之后,有一些政治协会,包括妇女协会,如“家庭主妇协会”,此时的组织是“女性”的组织,其动机是在重建生活中扮演家庭主妇或母亲的角色,例如食物增加和抵抗价格上涨。

⑧ 自第二次浪潮女权主义(女性解放)以来,女性活动家完全否认了基于这种性别角色的女性运动,因为她们是“想要被男性认可的女性”。

自20世纪60年代的安全斗争以来,随着妇女参与政治运动,诸如家庭主妇和母亲等性别分工的问题和冲突开始浮出水面。最重要的是,1975年的国际妇女年是一个重要的机会,目的是促进妇女进入公共场所,以克服各种问题,以克服妇女的不利局面。妇女团体已采取联合行动。

⑨ 有人认为,日本的性别平等尚未实现,例如工作类型的工资差异和选择性婚姻状况制度的引入。

⑩ フェミニスト理論とは

女性主义理论(英语:Feminist theory)是女性主义在理论与哲学范畴的延伸。它旨在理解性别不平等的本质。它在多个学术领域观察女性的社会角色、经验、利益和政治参与,比如人类学和社会学、传播学、精神分析学、经济学、文学、教育学、以及哲学。

女性主义理论注重分析性别不平等。女性主义探索的主题包括歧视、物化(尤其是性物化)、压迫、父权、成见、美术史、当代艺术和美学。

⑪⑫ 维基百科上的女性主义理论词条

⑬ フェミニスト理論文学作品

⑭ (小説)キッチン(厨房)

⑮ 厨房”是吉本芭娜娜的短篇小说和一个题为它的短篇小说。 它分别于1989年和1997年拍摄成为电影。

简短的故事“厨房”在1988年的畅销书中排名第17位,在1989年的畅销书中排名第2。

⑯ 《厨房》分为上篇《厨房》与下篇《满月——厨房Ⅱ》

⑰ 吉本芭娜娜(日语:吉本 ばなな,1964年7月24日-),本名吉本真秀子,日本当代小说家。

她的父亲是著名的作家及评论家吉本隆明,姐姐是漫画家吉本宵子。少女时期最爱看的漫画是藤子不二雄所画的“怪物王子”、“Q太郎”,这些作品当中所呈现的幻想世界使得后来成为作家的吉本芭娜娜的作品风格有了极大的影响。到中学为止都很活跃的她,进入高中之后,整个人突然变得很封闭,这段时间里,她接触了太宰治及史蒂芬·金的文学作品。曾就读于日本大学艺术学院艺术学部。在校期间,她便开始创作。《月影》作为她的毕业作品得到了艺术学院院长奖。而之后的作品也是她的代表作《厨房》轰动社会,并在很短时间内爆发发行二百余万册,先后获得许多文学大奖,包括海燕新人文学奖、泉镜花奖、艺术选奖等。美、德、意、英、法等十多个国家也纷纷翻译《厨房》。1989年以长篇小说《鸫》一书获得第二届山本周五郎奖,并于隔年改编成电影。

⑱ 上篇厨房中的主角樱井美影「みかげ」在唯一的亲人,她的祖母过世后,只有在厨房的冰箱旁才能安睡。被他同一个大学的曾经在祖母店里打工的田边雄一和他的经营着一家叫オカマバー的酒吧的变性人母亲(实际上是他的父亲)的惠理子「エリコ」收留,每天在田辺家族的厨房里睡觉。这个奇怪家庭却使她感受到了温馨。从厨房出发,她慢慢地从最黑暗的孤独中走出来,渐渐感受到了三人相处的温暖,而重新定义了自己梦中的「厨房」。

⑲ 在下篇满月中美影开始独立生活后不久,惠理子遭人杀害,雄一隐瞒许久才告诉御影,两人一起经历各种情绪浪潮。在一趟分开旅行后,两人决定继续陪伴彼此。

当时美影索性退学,并担任着有名的厨师的助手,惠理子在打工的酒吧被一位精神失常的男子所杀,雄一也变成孑然一身了。 美影在得知惠理子的死讯后,立刻回到了田边家,去探望并陪伴雄一。与雄一一起进入了同样的生活。 然而,两个既不是家庭也不是情人的人的同居不能被他们的周围环境所理解,例如一个爱慕雄一的大学生,奥野がみかげ去他的工作室吵闹。 无法从エリコ死亡中恢复的雄一开始旅行。 当时美影正在伊豆出差,辗转得知他苦恼的缘由,她终于抛开顾虑,决定在午夜时分打车去带着好吃的炸猪排饭去给雄一。在一个满月当空的晚上送饭到他住的旅馆,借此表明了心意,

⑳ 厨房中的女性主义

从吉本芭娜娜《厨房》论女性主义心理治疗

女性主义心理治疗, 与其说是一种治疗方法,不 如说是一种哲学。 它将许多女性主义的思想、批判和价值观融入心理治疗的实践过程中,表现在许多具体 的治疗方面。 比如,这种治疗哲学认为患者是有能力 的(赋能过程),是自己经验最好的专家。 从小说《厨房》来看,女性主义的表现不是因为作者是女性的,也不是因为主人公是女性的, 而恰恰是因为这里的一种治疗哲学。 小说 中的主人公通过自己的领悟、 对物质世界的争取,慢慢走出心理阴霾—— —这个过程和女性主义心理治疗 中的赋能一样, 正是赋给了当事者一种精神和力量。 另外,从关注女性和少数人群的题材来看(惠理子是一个变性人),《厨房》 也可谓一种女性主义倾向的尝试,尤其对文中的惠理子的平淡而冷静的叙述,让读者感到一种包容。而这种包容容易是我们面对无常的 人生变数时,所应具备的一种心态。在女性(也包括变 性人)的意识提升方面,文中也赋予了十足的能量。这 主要体现在《厨房》里的女性人物,完全不同于刻板的 日本女性人物,她们能独当一面,自立自强,甚至惠理 子从男性变成女性也无形印证了从女性“身上”获得能量的涵义。

吉本芭娜娜的《厨房》与社会性差

社会性差是近年来日本学者热衷于研究的文化命题之一,社会性别是相对于生物性别的,它并不是生物性别的直接产物,而是通过心理,文化和社会手段构建出的一种身份,简单的说,就是 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社会性差研究以分析男性权力和男性中心存在的原因,从性别的相互关系角度来探索女性生存的种种现 实可能,这也是女性主义者的研究中心。 吉本并未标榜过自己是个女性主义者,也没有对社会性差研究表现出过多的兴趣,但是她的作品里,总是以女性第一人称来叙述,而其中的男性角色,尤其是父亲的角色却常常是处于缺失 或失语状态。这不能说是一种完全无心的安排。

惠理子自己对于变性原因的解释是这样的 : “世界并不是因 为我而存在的。所以,不幸降临的机率是不会变的,也是自己所不能决定的。因此,我斩断其他的事情”,于是变了性。对于大多数人都不能理解和习惯的变性,其实也只是斩断和世界原有的 联系的一种方式。斩断旧的纠葛,是为了建立新的纠葛。给予变性这样的物质标签,是要告诉我们,沉淀在物质之上的一切非物 质的东西,要随着物质的必然消亡而消亡,要开始新的非物质的 东西,也必然要找到新的物质载体。爱情如此,生命亦如此,没有 例外。性别也只是人生的一个物质载体,不管在什么样的容颜下,人生都一样在继续。

也许社会性差学者们希望构建的世界,与吉本希望的世界并不完全相同. 但是吉本不剥夺我们对于这个世界正面的看法。用吉本自己的话来说,她的小说,是想“透过多样的微妙的感受方式,单纯、纯粹地描绘记录下这个大千世界的美好”。尽管这是个令她惶惑,有时甚至令她难以忍受的大千世界,但是她的主人公们,一样可以超越禁忌,尽情绽放。

吉本芭娜娜前期作品中的两性关系浅析

不管是经历了生死离别的 两个人的惺惺相惜, 还是违背伦理的两个人的相互 扶持,还是平常生活的两个人的相互体谅,他们从日 常生活中的社会、 家庭对两性关系的期待中解脱出来,体现了吉本芭娜娜追求平等互助的两性关系。在芭娜娜追求的两性关系中,谁都不能失去自我,要 “相互成为对方的心里支柱”。

男性形象视角下吉本芭娜娜作品中的女性意识研究

无论是性格特征的明显转变,还是自然性别的 彻底改变,吉本芭娜娜在作品中都对传统的男权制 思想发出了挑战。在传统社会制度中,男性的身体 特征和气质模式都是高贵的、优越的,而女性的身体 特征和气质模式较之男性则是次等的。发生嬗变了 的男性形象,失去了传统男权制思想中男性所特有 的高贵的性别特征。女性作家用模糊性别界限的描 写来消除男女差异,缩小男性和女性之间的距离,体 现出女性意识的增强。女性作家更是用现实生活中 还没有出现的虚构情节———变性的方式,实现了对 传统意识的彻底反叛,进一步丰富了女性意识的 表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